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上易居

纸上得之不觉浅,归来醉卧卷中眠

 
 
 

日志

 
 
关于我

概念设计师,插画师。Concept artist, illustrator Bayard Wu.

网易考拉推荐

小洲藝術節及其他  

2009-11-02 13:31:42|  分类: 即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走了一趟廣州。小洲搞了個藝術節,主場在瀛洲生態園,活動很多,人也爆多。轉了一圈,興致不是很大,并且很熱。但是在小洲村里游走,卻要有趣得多。應老羊的盛情,放了幾張畫在插畫十人展里面,于是才仔細地鉆到村子里面去了。雖然在大學城待了四年,但是小洲沒去幾次,油畫寫生的時候去過,但是印象不是太好。感覺臟,臭,破。然而此次去了卻有完全不同的感覺了。

     并不是說小洲變得多么的和諧美麗了,而是看到了一場搶占小洲村的戰斗。

     自從小谷圍被開發成大學城,數十萬的大學生就被強行流放在這個水泥做的荒島上,除了水泥做的千篇一律的教學樓這里一無所有。所幸,這里在改造過程中留下了四個村子。所以很快大學生就入駐了這些小村子,各式的餐飲,住宿,生活用品店,文具店將原來的破舊的農房填滿翻新。村子里走動的,做生意的,消費的,都是大學生。像南亭村,完全的被廣美的學生占領,校區里面除了上課時間看不到多少人,都在這里面。這場搶占無疑是讓人欣喜的,學生有自己改造社會的欲望和需求,并且付諸實踐了。和那些耗資極大的水泥工程比,這里面更讓人親切,更吸引人,并且有著獨立的社會體系結構。

     但是在這背后,還有更大的一場侵占被忽視了,或者說被掩飾了。在大學城的邊緣,至今依然有很多村民住在難民棚中,這些群落被稱為難民營。在大學生初次進城的時候就會被告知不要靠近這些地方,說是里面都是強盜黑社會。那里布滿了各樣的破舊的褪色的橫幅和涂鴉,記載了他們所遭受的不公和冤屈。和這個國家大部分的農民一樣,他們的遭受無非就是失去土地,失去村子,失去經濟來源,失去家園,要是他們大聲說話,沒準就會失去生命。因為舍友許導用了兩年的時間追蹤拍攝了其中一戶人家的遭遇和生活境況,我也跟著了解到了這些村民的事情。但是這個片子最后也沒有引起多大的影響。和所有不河蟹的事情一樣,人們都忘卻了。

       說回小洲村。當我走在村子的巷陌之間的時候,我想到的詞語就是搶占,一種急迫的感覺。從村子的邊緣向中心,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被拆毀,一座座千篇一律的樓房正在興建,道路上布滿灰塵,運載建材的車子穿梭壓碾著新澆的水泥路。只有往中心走,穿過小巷,踏過小橋,繞過那蜿蜒的小河道,才能看到那些古老的房子,矮小、精致、笨拙、可愛。但是它們正在急切的被拆毀。但是美院的人來了,他們買下了,或者租下了這些古樸的建筑,把長滿野草的屋頂留住了,把被磨圓的石門坎留住了,把滿布青苔的天井留住了,他們在青磚墻上掛上了畫,廳里面放著精致的仿古凳子,和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的東西。如今已經連成了一片,混合著畫廊、畫室、酒吧、飾品店、書齋、工作室等等的群落。河道已然干枯發臭,但是他們把曾經作為村中交通工具的船留下了,掩映在榕樹的影子里面。走在這些巷陌中,心中異常的清涼安寧,和村外的塵囂飛滾的道路相比,和大學城堅硬枯燥的樓房相比,這里儼然一個安詳而靜謐的絕境天堂一般的所在。我不禁和大伙說道,把這里的水道凈化一下,就可以把美院搬進來了,隨便一間就是畫室,旁邊是宿舍,老師和學生住在一條街里,還有酒吧,上課可以撐個小船去,簡直太完美了。大伙都說好啊,你去找院長黎明吧。我說找黎明沒用,學院早就被d支部占領了。這樣的事情只能靠每一個和小洲息息相關的人了,每搶占下一間房子,就有一件藝術品被保留下來了。我看著這些穿梭在村子之中的學生們,他們有意識無意識的正在從事一次不凡的搶救改造運動啊。但是,事情依然是很難預料的,也許很快的這里就會被鏟平翻蓋什么偉大的政績工程。大學城里面有個什么博物館,建了一堆玩具一樣的嶄新的古式建筑,供游人照相取景,那里曾經也是一個生機盎然的村子吧。

     而像此次的藝術節這樣的活動,正是一部分人要將小洲包裝銷售出去,小洲是要生存的,靠什么呢?自然是經濟。那就會牽扯到更多的利益群體,那么這一切是要將小洲引向更好的未來還是覆滅呢?每個小洲人都在其中發揮著作用。你去看那些小屋子,凝視一塊青磚,凝視一個雕花,甚或一片葉子,正是這些細節感動了世人。小洲的搶占和改造,完全是無組織無預謀的自發行為,在人類歷史上,往往這樣的行為才是主導歷史的,而相反的情況,則往往是歪曲歷史的。

      不管如何,當我穿行于巷陌之中,仰首于祠堂之間,除卻那些隱隱的憤怒和憂慮,心中更多的是欣喜和敬佩。比起那些掛在明堂之間的繪畫作品,這些藝術家們對小洲的保護和貢獻要更鮮艷動人的多。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知道,來自民間的力量是細微而巨大的,正是這些力量在漫長的歲月里面保護和維持著我們千瘡百孔的生活環境。即使這些力量如今是多么的細小和微弱,但是它們正在成長,當你把耳朵貼到網絡上,就能聽到他們掙脫枷鎖的聲音。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